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产业

长三角经济走廊大设想:寻找G60科创走廊之后的下一个发力

时间:2018-09-15 23:48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经济   作者:宋元明清

作为中国目前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长三角一体化成了今年最热的区域概念之一,也上升为国家区域性发展战略。

今年以来,几件大事把这一区域推向了年度经济热点。包括:4月26日,大大关于长三角要“实现更高质量的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批示;6月1日,长三角主要领导座谈会在上海召开,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正式成立,《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发布实施……

还有一件事儿不能不提—— G60科创走廊的快速推进。

这一走廊发轫于上海松江,成型于沪嘉杭合作,经过不断升级扩容,目前已拓展至上海、嘉兴、杭州、金华、苏州、湖州、宣城、芜湖、合肥9个城市,覆盖面积达到7.62万平方公里,区域内人口4900万人,GDP总量4.86万亿元,分别占长三角的21.2%、22.3%和24.9%,成为长三角跨区域产业合作的典型样本,深受沿线城市欢迎。

G60科创走廊的成功,折射出我国要素配置和产业布局正在发生重大转变。从注重一城一地内部配置,转向跨城甚至跨省配置整合。由此,将带来区域竞争格局的重新定位和塑造。谁能够拓宽产业发展的地域视界,在更大程度上整合要素资源、构筑产业优势,谁就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审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版图,以G60科创走廊为代表,以上海为辐射中心,几条产业骨架已经呼之欲出,将成为长三角世界级产业集群的关键支撑。

借用亚洲开发银行创造的经济走廊概念,本文尝试对目前长三角正在推进的经济走廊进行分析,并尝试以上海为起源梳理出几条长三角经济走廊,推动各类经济要素沿走廊集聚布局,放大上海要素资源辐射能力,构筑长三角产业跨区域发展大格局。

01

G60科创走廊:科创背景下的长三角新兴产业增长极

G60科创走廊已经从设想变成现实。本文仅略作分析。这一走廊的诞生,既顺应了大势,也体现了诉求,更把握住了机遇。

在长三角,如果要找出一条产业基础最扎实的经济走廊,非G42莫属。这条走廊从上海的嘉定出发,逶迤向西偏北而行,一路经过昆山、苏州、无锡、常州、南京,再到合肥、武汉,最后到达四川成都。

仔细查看一下这条走廊沿线城市的产业特点,可以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就是:制造业非常发达,经济基础扎实雄厚。

嘉定,上海的汽车重镇,也是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六个重要承载区之一,正加快发展智能制造及机器人、高性能医疗设备、汽车智能化及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及物联网等新兴产业。

昆山,位列全国百强县之首,知名的台商集聚地,拥有4000多家台资企业,利用台资总额占苏州的半壁江山,涉及行业包括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民生用品、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特别是,作为昆山支柱产业之一电子信息产业,从电子基础材料、印刷电路板、电子元器件、显示器到整机生产,构成了一条完整的IT产业链。

苏州、无锡、常州三个地级市,早在1983年就被称作苏锡常都市圈,三市GDP合起来占江苏近四成比例,不仅制造业发达,而且人居环境优美。

苏州是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工业城市,拥有知名的苏州工业园,苏州园林更是闻名天下;无锡是中国的制造业名城,也是中国物联网的发轫之地,物联网、集成电路、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常州是长三角的先进制造业基地,装备制造业、输变电设备、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优势明显,人居环境国内名列前茅。

南京、合肥、武汉,三个省会城市,在先进制造业和要素资源方面的基础和优势更是不必多言。

因此,依托G42沿线的诸多制造业发达城市,完全有可能构筑起一条新兴产业走廊。这条走廊制造业基础雄厚,产业配套齐全,人才储备丰富,特别是汽车、电子信息、装备制造、软件、光电等产业优势明显。一旦整合起来,将形成长三角实力最为强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带。

G60科创走廊、G50绿色智造走廊、G42新兴产业走廊,将构成上海向西辐射联动的三条产业主干道,构成长三角产业跨区域协同发展、联动发展的核心脊梁。

需要指出的是,亚洲开发银行在1998年提出经济走廊这一概念时曾指出,经济走廊不仅仅是依托基础设施(如高速公路、铁路、港口等)就可以自然形成,它还需要一揽子的推进措施和政策来确保经济走廊概念得以落实。特别是,跨区域的经济走廊要从概念转化为现实,往往需要经历概念发酵、形成共识、蓝图规划、点上突破、系统推进、全面建成等几个阶段。

目前,G60科创走廊建设方兴未艾,G50绿色智造走廊概念刚刚提出,G42新兴产业走廊尚停留在设想阶段。推进长三角经济走廊建设,还需要解决好几个重大问题:

一是整体性规划设计问题。经济走廊建设,整体性的顶层设计至关重要。这不仅涉及到如何描绘经济走廊的蓝图,理清定位、目标和发展计划,更重要的是,通过整体规划设计来尽可能达成广泛共识、形成普遍共鸣,从而调动所有力量参与经济走廊建设。共识的形成并非易事,即使已经推进得如火如荼的G60科创走廊,共识的真正形成也是在推出2.0版本后。这需要准确找到共同的利益诉求点,也要解决好共同利益诉求下的资源分配,避免无序竞争。

二是跨区域制度创新问题。目前长三角有国家批复的各类试验区、示范区、试点区等20个左右,跨区域的经济走廊要捏合成一个整体,除了政策的相互借鉴、叠加、辐射外,还需要突破性的制度创新设计,特别是在跨区域的协调、对接、联动、协同方面。比如,经济走廊内部的跨省公共交通,即使距离很近,也往往被视为长途;固定电话也是如此,尽管目前长途话费已经很便宜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分工、接轨,包括断头路的打通,以及重大基础设施跨区域共享;土地、水电气等资源要素价格地区差异的平衡;以及规划、招商、生态治理等方面的联动,政策的叠加覆盖,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创新性的制度安排,逐步加以解决。

三是跨区域资源配置问题。经济走廊上的不同城市和区域,尽管资源禀赋、优势和诉求各不相同,但对于重大项目、优秀人才、资金等优质资源的竞争是同样的。要建立合理机制,解决跨区域资源优化配置问题。重大产业项目,要注重产业链培育塑造;优秀人才和资金,要配置在最能够发挥优势的区域和领域,同时也要能够确保在整个经济走廊内顺畅流动。

四是跨区域利益分配问题。对于经济走廊内跨区域合作推进重大项目,要有科学的利益分配机制;对于跨区域转移落户的重大项目,以及类似跨区域飞地、托管园区等,要设计恰当的利益分享机制;对跨区域基础设施共建,以及共享的重大设施,要有费用的共同分担机制;对于跨区域污染治理、防范等,要建立合理的生态补偿机制,等等。

五是跨区域协调机制问题。经济走廊建设往往没有最上层的体制机制安排,区域间的协调更多通过平等协商来推进,如设立联席会议、建立诸多成员共同参与的委员会等。要建立高效顺畅的协调机制,及时解决经济走廊建设中的制度联动创新问题、项目资源分配问题、利益共享问题、损害补偿问题等。

结语:当前,长三角一体化在快速推进,但在产业层面,长三角各城市长期同质竞争,产业结构雷同性高、互补性弱。如何跳出同质竞争的陷阱,促进产业和要素资源在整个长三角地区优化配置,在适度竞争的同时,打造世界级的产业集群?或许,通过推进经济走廊建设,梳理出清晰的产业脉络,有效推进跨区域产业协同发展、联动发展、共享发展,可能成为一个值得借鉴的抓手。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