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广东

麒麟队坚守七十载迎来重生改良创新登上世界舞台

时间:2019-02-27 07:17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世界,创新   作者:竹隐

整齐排放的麒麟头

“灵动”是石潭埔麒麟队舞麒麟的最大特色

文/金羊网记者 秦小辉 通讯员 赵雪芬

图/金羊网记者 王俊伟

崖山下,碧湖畔。2月22日,新春的喜气尚未褪去,东莞塘厦镇石潭埔社区居委会大楼里,一位七旬老者熟练地敲击着鼓面,随着鼓点的起伏,两名身形矫健的年轻后生,手举麒麟,蹬踏踢跷,生龙活虎。

七旬老者名叫黄汉光,作为石潭埔麒麟队的总教头,70多年来,他见证了石潭埔麒麟队在各个时代的坚守和壮大。2017年,石潭埔麒麟队还登上哈萨克斯坦世博会的舞台,向世界各地的参观者展示岭南文化的风采。

辛苦捱生:一个春节仅够买包化肥

石潭埔舞麒麟已有300年的历史。70多年前,当地村民就自发组建了民间麒麟队。

每到过年时,村里那些平日练武功、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便组织起来,扛起队旗舞着麒麟,挨家挨户拜家门,以此来增加一笔收入。但这个“利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舞麒麟有“取青”的设定,有时候农户会用青菜系上红包当作“青”,设置难度来考验拜家门的麒麟。

“有一次,有户人家将利是挂到六七米高的二楼阳台上。”在老教练黄荣华的印象中,这一次把麒麟队累得不行。这样的高度,只有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肩上,叠成三层罗汉去取。然而,那户人家觉得还不够刺激,每到麒麟头去取利是时,便将利是高高甩起,反反复复四五次,累得最下面的人大汗淋漓,而最上面的人顶着麒麟头看不清楚,还得做动作,说吉祥话,既辛苦又危险。“我们好像是乞丐一样去乞讨,要那个利是,自尊心很受打击。”

黄荣华说,费尽力气讨来的利是,多是1毛、2毛、5毛,偶尔能有几块钱就已经很不错了。那时候也没有汽车,他们走村串户都靠走路,一天走的路有50#39;多里,加上打拳、舞麒麟费的力气,一个春节要瘦四五斤,“最后每个人大概能赚到100#39;块钱,够买一包化肥。”

1983年石潭埔麒麟队出村表演前的合影

坚守重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今年72岁的黄汉光是东莞市舞麒麟的代表性传承人。1964年,石潭埔麒麟队成立时,他刚念完初中,在父辈们的熏陶下,开始拜师学艺。

那时,白天出工,学艺只能放到晚上。“本来累了一天,晚上还得训练,练习扎马步。有时候姿势不对,师傅会用膝盖顶住你的后背,用手往后拉,很苦。”年少的学艺生涯,黄汉光依然历历在目。当时,不少同龄人都放弃了,但一想到师傅们的鞭策,黄汉光依然不曾松懈,勤加苦练。这为其日后成为一代传承人打下坚守的基础。

1983年,石潭埔麒麟队重建,诸佛岭、龙背岭、莲湖石头岭麒麟队也相继成立,麒麟表演活动再度盛行。不过好景不长,村里青壮劳力纷纷进厂打工,各村麒麟队活动再次中断。2002年7月,在社区和当地企业家的支持下,石潭埔麒麟队再次组建。经过发动,不少村民和学生开始学习舞麒麟和莫家拳。此后,石潭埔麒麟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并获得不少荣誉。2010年10月,石潭埔社区麒麟武术团及莫家拳传承基地正式挂牌成立。2013年,塘厦舞麒麟被认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7年,该基地被评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

麒麟队旗招展,曾上演了一代又一代的辉煌

改良创新:走出国门登上世博会

如今,塘厦镇政府更加重视扶持舞麒麟,每年除了对社区给予20万元的专项补贴资金扶持,还邀请专家对麒麟队进行指导,改良创新舞麒麟。为了增加观赏性,石潭埔麒麟队的表演不仅增加了麒麟数量,还增加了道具,并且与武术表演糅合,赋予舞麒麟更多的表现力。

“比方说,传统的舞麒麟只有1条麒麟,视觉效果单调,节奏也比较缓慢,年轻人不喜欢。”于是,黄汉光将其升级为2条、4条、6条甚至9条,设计双麒麟以及多麒麟表演,制造冲突看点等。其次,还通过增加青、盾等道具,加强表演的互动性。另外,石潭埔麒麟队还广泛吸取舞狮、舞龙的套路、动作和元素,提升表演难度。“以前人说麒麟不上高台,只有狮子才有,但麒麟为什么不能呢?”在他的编排下,麒麟上高台、登大鼓,舞麒麟的表现力更加丰富、立体。此外,石潭埔麒麟队还对麒麟的造型进行改良,增加观众缘。

为了让年轻人迅速掌握舞麒麟的节奏,黄汉光以通俗易懂的形式把鼓乐谱成现代曲谱。年轻人看着谱子进行默记,再加上实演实训,学习效率较以前提升了两三倍。2017年,石潭埔麒麟队第一次走出国门,在哈萨克斯坦世博会中国馆“广东活动周”上进行表演。

现在石潭埔麒麟队老教练摒弃陈规旧俗和门户之见,不限男女,不分本村人和外地人,只要愿意学麒麟舞和莫家拳,都可以来免费学。也正是这份坚守、开放、创新的精神,带领石潭埔麒麟队跨越了70多年,并将其继续发扬光大。

每次麒麟表演都少不了武术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