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广东

从2330.6万人次到6200万人次十年春运里的时代密码

时间:2019-03-01 22:18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   作者:子墨

文/金羊网记者 李妹妍

通讯员 雷茜 罗阳 陶蔚

3月1日,为期40天的春运平稳有序结束。金羊网记者当天从广铁集团获悉,2019年春运广铁集团共计发送旅客6200万人次,增开列车8753列,创下发送量新高。

作为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大省,绿皮车、泡面味和蛇皮袋是广东曾经的春运记忆,如今,和谐号、网络订餐、刷脸进站,是这个经济大省新的春运印象。

从一票难求,到实现“互联网+”出行,春运出行客流有哪些变化?金羊网记者采访梳理了2009年到2019年的春运出行大数据,寻找十年数据背后留存的时代变迁密码。

十年发送人次上涨2.67倍“走得了”变“走得好”

湖南女孩小何年前跟公司请了两天假,2月1日一大早,她就拉着行李箱到广州站准备坐车回家,“大家都赶着节前错峰回家,我记得那天排队安检进站都差不多要半个小时。”

这一天,和小何一样选择乘火车返乡过节旅客密集。在广州南站,当天发送旅客高达33万人次;而在广州站,工作人员为应对客流高峰推出了分段进站策略,开车前四小时内的旅客可以进广场临时候车棚,开车前两小时内的旅客才能在工作人员指引下,进站内候车室。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春运期间广铁集团发送旅客为2330.6万人次,之后逐年升高,到2019年春运期间,这一数字变成6200万人次,十年间上涨了2.67倍,单日最高峰也从22.5万人次上升到了33万人次。

“旅客每年都在增加,广深线今年春运加开了夜间运行动车组,昼夜不停地跑。”广州机务段广深运用车间动车司机张国福告诉记者,即便如此,节前深圳往广州方向、节后广州往深圳的车次,超员的情况还时有发生。

这位跑了23年春运的老司机印象深刻,1996年春运,广深线一天才十几趟车,此后逐年增加,如今算上正常线和加开的车次,每天有一百多对列车在广深之间不停穿梭,“都是为了满足旅客春运出行的需求。”

不断绵延的铁路线和加开的列车,都让旅客返程的路更便捷。以广铁为例,2019年,江湛铁路、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怀衡铁路首次投入春运,共增开列车8753列,其中高铁列车5944列,占67.9%,加开夜间高铁792列,同比增长65%,大大提升春运速度和效率

据了解,高速动车组发车密度比普速列车更高,高速动车组即停即走的特点又进一步节省了普速列车牵引机车的挂头作业时间。这也意味着,当广州站最快以每七八分钟发出1趟普速列车的同时,广州南站却已经开出了3趟动车组。

广州火车站行包车间副主任田士俊告诉记者,广州南站的高铁分流了大部分的客运压力,今年春运期间,广州站站前广场虽然仍是人头攒动,但始终井然有序,“如今春运旅途不仅‘走得了’更要‘走得好’。”

售票:网络占七成进站:可仅刷身份证

春运“大迁徙”,买票是绕不过的话题。

90年代中期南下广州工作的朱庆侠曾经觉得,每年春运往返广州和老家信阳,仅买票就是一场头疼的“硬仗”,“那时候必须提前一个礼拜就去火车站售票窗口排队,我最久排过差不多十个小时,排的时候要拉着前面人的衣服,防止有人插队。”

2005年春运,广铁首次实施个人电话订票的购票方式试点;2012年春运,广铁全面实施互联网售票,并与电话订票预售期同步,优先于窗口售票;2014年春运,中国铁路总公司“12306”手机购票系统正式上线运行……互联网的发展,正让出行变得日益精准。

如今,朱庆侠再也不用为抢购一张无座票风餐露宿排队,只要在手机上轻点,查询车次、余票、购票都可以便捷实现,“手机买票后到自助售票机取票,半分钟都不到,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广铁集团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开始互联网试点售票当年只有197.5万张,占比仅为0.9%,随着12306互联网售票的推广,其占比从0.9%向2012年10.1%、2013年24.5%、2014年31.2%逐年递增。2018年春运期间,网络购票的比例已经达到71.8%。

火车站广场前人头攒动,便捷的不仅仅是购票方式,还有进站方式。

“广州火车站所有线路都可以刷身份证进站乘车了。”广州火车站副站长黄妮介绍,2019年春运,除了35个人工验证口,广州火车站还在广场上设置了76台自动进站闸机。闸机以前要刷身份证和车票,现在只需要刷身份证就可以进站了,这也是今年首次启用该技术。

广深城际则推出“广深城际扫码通”小程序功能,刷码乘车全程耗时仅需3秒,每位乘客进站要比窗口买票、网上买票,现场验票等流程平均节省15分钟以上。

手机支付、刷脸进站、高铁全程免费WiFi、高铁外卖、手机12306自主选座、农民工团体票等一系列举让旅客轻装上阵,全程体验更美好。在京广线上往返了30个春运的火车司机程维财笑着告诉金羊网记者,春运期间,他上下班都要经过火车站广场,十几年前广场前人山人海都是在排队,如今人少了一大半,“旅客预先订好的票,预估好时间拉着行李箱出门取票就走,广场上也没有旅客滞留压力啦。”

“反向春运”趋明显“最后一公里”更畅通

广州站,节前出行的人群摩肩接踵,刘涵正伸长脖子往出站口张望。由于丈夫春节要留守单位值班,她便邀请公公婆婆从东北老家到广州一起过年,“今年春运不是等待回家,而是等待‘家’来到身边。”

过年回家,节后返程,这是春运客流的基本走向。广铁曾对历年客流方向做过统计,节前客流往成渝、武汉、湖南方向居多,节后则是往广东、华东方向。但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像刘涵一样,将老家的父母接到大城市过年,这也在交通客运上折射出了一个逐渐热门的新现象:反向春运。

根据铁路部门统计,今年春运,反向客流总量增幅预计达到9%,北京、上海、广州、杭州、青岛、厦门等都是“反向春运”的热门目的地,“反向春运”趋势越来越明显。

据了解,作为“反向春运”热门的广州地区和深圳地区,节前到达旅客657万人,同比增加105万人,增长19%。其中广州南站到达旅客278.8万人,同比增长32%;深圳北站到达旅客143.9万人,同比增长23.6%。

与此同时,今年春运,交通运输部门加强了各种运输方式有效衔接,采取延长地铁运营时间、开行夜间接驳公交、统筹夜间接站出租车等一系列运力接驳措施,也让春运“最后一公里”更加畅通。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广州南站继续推行“高铁+共享汽车”服务,在车站地下停车场设置50个网约车、共享汽车专用停车位,同时协调增加夜间公交车开行密度、提供全天候出租车服务和延长广州地铁夜间运营服务时间;广州站增设3个人工窗口、4台自助售票机和3台自助取票机,为广深城际旅客24小时办理售取和退票业务;深圳北站实施铁路出站与地铁进站互检互认模式,旅客出站后可直通地铁,无需二次安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