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广东

民企传承进入“关键十年”十万亿民间财富掌门人面临更替

时间:2019-03-02 09:36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民企,财富   作者:安靖

开栏语

走入“不惑”的中国民企正进入交接班的高峰期。数据显示,广东民企百强创始人平均年龄超过56岁,在上市公司中,近七成上市民企掌门人已过知命之年。这意味着,传承将成为民企普遍面临的问题。

而站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特殊时点,民企密集进入交班季适逢经济寻找新动能,企业需要新活力,两大因素双重叠加,两种需求同频共振,更使得这一进程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意义。

创一代将如何回答传承抉择之问?创二代又会如何登场?无疑是值得长期关注的话题。为此,羊城晚报联合广东省青年企业家联合会深入调研,推出《经济新动能民企新力量创二代来啦!》,与您共同关注。

金羊网记者 李卉

第一代民营企业家进入交班关键十年,十万亿民间财富掌门人面临更迭,这是当下中国民企走到交接班十字路口的鲜明写照。仅以上市公司为例,数据显示,近七成上市民企董事长年龄超过50岁,这意味着,这些企业在未来一二十年将陆续进入交班季。

而作为经济的重要生力军,民营经济在全国市场主体中占比超过九成。因此,民企如何完成传承大考,不仅事关企业自身兴衰,更可能对中国经济的走势产生影响。

A、企业传承进入关键“短期10年”

改革开放40年,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书写了创一代的传奇。如今,尽管绝大多数家族企业仍由第一代掌控,但即便以改革开放之初年龄为20岁计算,创一代也大多已过六旬,必须直面接班人问题。

“在民营企业中,约有80%-85%是家族企业。”长期跟踪民企发展的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林江教授对羊城晚报记者分析表示,正因为如此,创一代如何交班,下一代如何接棒,是绝大多数民企无法绕开的问题。

“传承问题已经成为创一代的普遍思虑。实际上,很多企业家从45岁左右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一位珠三角企业家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原因很简单:当企业家进入这一年龄区间,其子女也大多步入职场,开始参与企业运营。而企业接班人的成长和培育,显然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持续10年甚至更长时间。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日本“研究长寿企业第一人”后藤俊夫就非常推崇“短期10年、中期30年、长期100年”的说法。其中的“短期10年”,就是指找到继承人并且加以培养,并且把接力棒交给他的10年时间。后藤俊夫特别强调,对于每一个想把企业传承下去的经营者而言,“短期10年”极其重要。

而从现实来看,目前中国民企正集中步入这一关键的“短期10年”。

B、近七成上市民企面临传承大考

民企面临的传承问题有多紧迫?有多方面的数据可供佐证。

首先是上市公司,羊城晚报记者通过同花顺数据统计发现,目前A股3584家公司中,有2248家是民企,占比为62.72%。其中有1499家公司的董事长年龄超过50岁,在上市民企中占比高达66.68%。这也意味着,将近七成的上市民企,在未来一二十年将陆续进入寻找培育接班人和交班的关键节点。董事长年龄超过55岁和60岁的也分别有848家和390家,占比分别达到37.7%和17.35%。对于这些企业而言,交接班问题更为迫切。

在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广东,比例与此相当。记者统计数据发现,在588家广东上市公司中,425家是民企,占比高达72.28%,其中276家公司董事长年龄超过50岁,在上市民企中高达64.94%。

估算相关上市民企的财富,能提供更直观的感受。羊城晚报记者以3月1日的收盘价计算发现,A股董事长年龄超50岁的上市民企合计市值高达12.91万亿元。这意味着,仅从上市公司来看,超过十万亿元民间财富的掌控人,未来一二十年将会面临易主。

若考虑到未公开上市的企业,面临交班考虑的民企这一比例或更高,涉及的财富总量也会更加惊人。

C、近八成富豪已逾知命之年

鉴于中国富裕阶层多是民营企业家,富豪榜也是观察民企传承紧迫程度的一个窗口。

羊城晚报记者统计3月1日福布斯亿万富豪动态榜单发现,中国富裕阶层正处于集中向下一代传承财富的时期。统计显示,在上榜的298位中国亿万富豪(身家超过十亿美元)当中,平均年龄超过57岁,其中超过50岁的富豪多达225位,占比高达75.5%,其财富合计高达4.67万亿元。

对于这些富豪而言,财富和企业的传承问题,显然也已成重点关切。2月15日,平安私人银行发布的《2018年高净值人群财富安全感报告》就显示,高净值人群最关注的问题就是“财富是否可安全传承”。

而2月26日刚刚公布的胡润富豪榜显示,大中华区上榜富豪平均年龄为59岁。此前亦有统计表明,2016中国制造业民营百强创始人的平均年龄为58岁,这些数据,进一步凸显了民企交班问题的紧迫性。

D、事关重大准备不足 仅四成企业有交班计划

民营经济既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也是改革开放再出发的重要推动力。民企交班不仅关乎企业自身前途,也关系到中国经济寻找新动能的进程。

一组关于民营经济quot;五六七八九quot;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2017年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企代际交替事关重大,不言而喻。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与民企代际交替重要性和紧迫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民企对交接班的安排却明显欠周。记者注意到,2018年11月,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年全球家族企业调研中国报告显示,中国家族企业仅四成有交班计划,当被问及是否有计划将公司领导权和管理权、所有权交给下一代时,仅有42%的内地受访者表示愿意这样做,远低于57%的全球平均值。而对于有交班意愿的企业来说,有具体计划的也并不多——仅有21%表示有制定继任计划,不及全球平均值49%的一半。

E企业传承仍是世界难题

中国民企为何交班意愿低而且缺乏具体计划?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实际上,“富不过三代”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林江对羊城晚报记者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即便在有着不少百年老店的欧美国家,代际传承也仍是难题。“在美国,70%家族企业传不到第二代,88%没传到第三代,能到第四代的只有3%。欧洲稍好一点,但能传到第四代的,也就4%。”所以,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家族企业的顺利传承,都不容易。

“中国家族企业的历史比较短。因此,谈到传承,比欧美家族企业的因素更复杂。”林江强调,老一辈除了“不愿”放手,也有很多内部和外部因素让他们不敢轻易放手。如在“担心二代会不会被骗,或者职业经理人会不会欺骗企业”之类的考量背后,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商业伦理等体系尚不完善的背景下,对信任成本的评估和担忧。

实际上,不少学者亦指出,一系列相关社会体系的缺乏,也影响了家族企业社会化的进程。

毋庸置疑,民企传承虽发生在企业内部,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传子女还是选职业经理人?重效率还是重忠诚?传家族还是传文化?……这一系列抉择,除了需要创一代再三审视,也需要整个社会的众多制度安排相配合。因此,对于开始进入交班季的中国民企来说,将如何交出答卷,是值得长期观察的课题。

数据读懂民企传承重要在哪儿?

民企贡献: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家族企业在民企中占比:80%-85%

A股民企占比:62.72%

A股上市民企:董事长年龄超50岁的公司占比66.68%,市值合计12.91万亿

福布斯富豪榜:75.5%中国富豪超50岁,财富合计4.67万亿元

80后、90后、95后都来了 创二代崭露头角

尽管创一代大面积的交班尚未完成,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近年来,民企新一代掌门人已开始上位。80后、90后掌门人越来越多,95后上市公司董事长已现身,一批创二代崭露头角。

◎子承父业 或另起炉灶都是选择

羊城晚报记者统计同花顺数据发现,在沪深两市公司中,80后任董事长的民企已有105家,其中6家公司董事长为90后。而去年,更有95后“喜提”上市公司董事长,成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新例证。

从交接班模式来看,则既有寻找职业经理人,亦有子承父业,也有二代另辟天地的案例。仅在广东,就有格兰仕和美的两大不同典型。格兰仕少帅梁昭贤接过父亲梁庆德衣钵,带领企业走向国际化。而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则“退位不传子”,其子何剑峰虽未接手父业,却在资本市场和金融产业做得风生水起。

一批创二代还在新兴领域初露锋芒。如万达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在电竞领域和直播行业大出风头。苏宁掌门人张近东之子张康阳,作为AC米兰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也展现出了值得称道的商业管理能力。

最新的消息则来自融创“公子”,2月21日,孙宏斌的长子孙喆一担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被解读为是融创浮现接班人的信号。

◎女儿新势力崛起 女婿儿媳重要性提升

有意思的是,在民企交接班的过程当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女儿新势力的崛起,以及女婿或儿媳在企业中的重要性凸显,福布斯家族企业报告就特别提到这一点。

这样的案例并不难寻找,近年来,碧桂园掌门人杨国强之女杨惠妍、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之女宗馥莉、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之女刘畅、吴亚军之女蔡馨仪等女儿新势力,已纷纷进入公众视野。

而女婿、儿媳在接班中也开始扮演重要角色。“选婿接班型”的企业越来越多,如2017年,“玻璃大王”曹德旺的女婿叶舒成为福耀玻璃总经理,曾让外界猜测或是女婿接班的前奏。尽管此后曹德旺之子曹辉被盛传将接任福耀董事长,但叶舒作为总经理,角色之重要也不可忽视。

此外,不少民企在二代或自主创业不愿接班,或没有接班意愿时,选择有能力的儿媳来传承家业也成为一种选择,而这也被认为是对现代女性的社会地位和能力的认可。

成长年代不同、教育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诸多差异,让二代企业家拥有与父辈们截然不同的气质。可以预见,随着民企传承大幕进一步拉开,更多交接班模式将浮现。新一代将以怎样的方式登上历史舞台,值得期待。

羊城晚报记者 李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