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科技

前员工谈胡玮炜,她约等于摩拜

时间:2018-12-23 18:50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   作者:白鸽

今天早些时候,摩拜单车创始人兼CEO胡玮炜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CEO一职,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

“在美团收购摩拜8个月的时间里,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胡玮炜在公开信中说。

她认为,作为一名创始人,(对)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但最好的爱不是捆绑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成长,“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

今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摩拜单车。当时王兴对外表示,摩拜创始团队将保持不变,公司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但仅25天后,摩拜联合创始人兼原CEO王晓峰就宣布离职,8个月后,创始人胡玮炜也宣布离开。

“对比今日今时的摩拜和ofo,以及被曝光‘合并细节’,后者徘徊在生死边缘,又不得不喊出‘跪着’也要活下去的无奈誓言,胡玮炜做得更理性也更职业。”有网友评价。

“卖身”美团8个月后,摩拜内部启动人员调整

胡玮炜的离开标志着摩拜单车正式成为一家美团式的公司。在此之前,公司原CEO王晓峰已经于4月底早早离开摩拜,另一名联合创始人兼CTO夏一平则被调至负责“智慧交通实验室”,几乎约等于“出局”。

现在,摩拜创始团队仅存的最后一人也已经离开。

信号,其实早已发出。

几天前,这位近一年都未公开露面的女性创始人刚刚接受了一家媒体的专访,在业内普遍对共享单车持悲观态度的情况下,她对外表示摩拜在过去的7个月时间内几乎未投放新车的情况下,订单量仍然不断上涨。

而直到看到今天胡玮炜宣布离职的内部信,高贺才意识到一周前的那次人员调整所释放出的信号意味着什么。他在2016年底加入摩拜单车,不久前刚刚离职。

12月12日,摩拜内部宣布了一次人员调整,新任命了来自美团的高管李洋。李洋此前在美团负责美团打车相关业务,调至摩拜后,直接负责摩拜的软件产品、技术及用户运营等多项公司重要业务,向刘禹汇报。

“美团派来的人越来越多了。”高贺隐隐感到不安。实际上,自美团收购摩拜以来,这种情绪就在公司内部蔓延。

在被收购后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一直处于半沉寂状态。美团的收购使得摩拜的品牌得以延续,但同时也为其加上一层束缚。它不得不放弃此前自己早早探索出的大出行布局,只能专注于单车业务。

多位接受采访的摩拜员工在描述收购的节点时,都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平静。很难用“失落”来形容他们在面对“卖身”事实时的反应,在经过几十秒的沉默之后,他们常常会以一种无能为力的语气说,“至少从现在来看,这已经是摩拜最好的结果了。”

迟早要来的离开,员工并不意外

“说没有(意料到)是假的吧。”在摩拜单车被收购后又重新加入的员工王大可说,“近几年所有的创业公司被收购的结局几乎都是这样,已经成了自然规律。”

2018年初,他短暂地离开了摩拜单车,去往另一家创业公司就职。美团收购摩拜后,胡玮炜找到他,希望他可以重新加入,“童话故事的结局往往都是很现实的。”胡安慰他说。

内部信是在今天凌晨发出的,当时他尚未休息,看到邮件后第一反应是找胡询问,他没有太多惊讶,“这也是团队的默契吧,无论是从公司的业务层面还是个人之间的交流,大家都觉得可能会这样。”

王大可为胡玮炜感到委屈,“早上我还上脉脉看了看,又是一堆人说什么吉祥物走了,套现什么的”。

在外界看来,胡玮炜并非是一个绝对出色的管理者,她早年做过记者,性格偏于感性,参加公司活动时常常会流露出骑行摩拜的用户感动。公司内部,员工大多称其为“胡阿姨”。“她约等于摩拜,是我们整个公司的符号。”王大可说。

一位在美团收购后离开摩拜单车的员工认为,后来王晓峰的加入与胡形成了互补。王晓峰外企出身,此前有过18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性格强势,甚至会出现骂人的举动,“很多时候做决策时他自己已经想清楚了”,他会从更战略的方向看问题,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而胡玮炜则“更讲道理”,会从一些细节入手。遇到再艰难的时刻,她扮演着给大家鼓劲的角色,谈的更多是愿景与希望,王晓峰则“不断给大家抽鞭子,告诉大家还得继续干”。

在美团收购摩拜的股东决议大会上,王晓峰投了反对票,而胡玮炜则投了赞同。关于他们二人不和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内部信的最后,胡玮炜对外澄清自己的离职:“并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

12月14日晚,在寻找中国创客举办的一场活动上,胡玮炜解释了为何ofo与摩拜没能走向合并的路子,“开始时人们不相信共享单车这个事情,到了狂飙的时候,人们认为等到两家竞争公司合并成一家的话,一家独大,可以赚很多的钱。”

“后面人们发现这个逻辑不成立”,胡玮炜说,因为之前有美团和滴滴的例子,因此阿里和腾讯不会再让类似的合并事件发生,“合并逻辑不成立”。

她对于共享单车的未来依然乐观。“摩拜需要寻找新的方向,回到商业的本质,能服务多少用户,能产生多少价值,能产生多少利润,这对一个公司来说是生命线。”

胡玮炜对在场的嘉宾说,从另一个视角和更大的生命周期来看,共享单车似乎到了一个节点,很多人在唱衰,但我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共享出行的行业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都是变化的开始。“20年后人们可能不用手机了,但是还会骑单车,就算自动驾驶来了,对于很小的空间和很短的距离,还是更适合骑单车。摩拜会提供更好的服务,让现金流慢慢变成正向,逐步回到商业的本质,做共享单车会更踏实。”

更成熟的创始人

一位工号在100以内的早期员工宋韵透露,胡玮炜的离开是自己主动的选择,“公司内部也做了一些挽留。”

大多数员工都是在早上醒来后才看到邮件,“祝福”是他们说起“胡阿姨”离开时谈论最多的字眼,朋友圈中胡玮炜几乎挨个都点了赞。

公开信中,胡玮炜认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她毫不吝啬地在信中表达自己对摩拜的爱,并认为此时是她放手的最好时机。“对于美团,摩拜正在积极拥抱,心怀感恩,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

不少分析认为,在抉择面前胡玮炜表现地比自己的对手更加成熟。在苦苦支撑半年之后,戴威带领的ofo正处于迅速崩塌之中。

胡玮炜选择在适当的时机放手,不追求公司独立的发展,并以此换来摩拜生命的延续。她理解的“mobike love”是“拼尽全力让摩拜越来越好”。

代价是,并入美团后,摩拜原先设立的出行团队被整合至美团的出行事业部,此前探索的共享汽车及网约车业务均告停。

“她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抱着一种把事情做好的心理。”上述在摩拜被收购后离职的员工评价道。他认为胡承担了一定的压力,她需要把摩拜的方向调整至符合美团架构的发展。

2018年,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都陷入了停滞状态。2017年密集开城的盛景已经不复存在,收缩成为行业的大方向。公开信中,胡玮炜称过去8个月摩拜大规模地削减了成本,同时也提升了收入与订单数。

一些人选择了离开。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摩拜单车工号排名前200名的员工有近一半均已离职。“整个人都感觉松下来了。”一位离职不久的摩拜员工说。

美团正在逐步完成对摩拜单车的整合,12月初,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摩拜单车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股东工商变更,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持有摩拜公司95%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另外5%的股份。

上述工号在100以内的早期员工宋韵说,摩拜已在不久前开始强调员工的KPI考核,实行“末位淘汰”制度,优化团队结构。有消息称美团对摩拜的要求是人员优化30%,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4月28日,王晓峰离开的那个下午,宋韵给胡玮炜发了一条信息:“还好,你还没走。”今天,她能说的,也只有一句祝福了。

文中受访摩拜(前)员工皆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薛星星 编辑 苏琦 王进雨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