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娱乐

《大轰炸》取消上映导演对此作出回应

时间:2018-10-18 00:13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上映,导演   作者:许一诺

距离《大轰炸》原本公布的公映日只有9天,10月17日,导演萧锋发文宣布原定于10月26日上映的《大轰炸》将不会登陆院线,并向主创伙伴、发行团队及观众道歉。

10月17日,导演萧锋发文宣布原定于10月26日上映的《大轰炸》将不会登陆院线,并向主创伙伴、发行团队及观众道歉。他写到:“再多的事实都于事无补,再多的清白都难挡抹黑,再多的付出都难免决绝,是到放下的时候了,可怜养育八年的孩子《大轰炸》”。

这个“抹黑”指的是什么呢?深陷“阴阳合同”影响 《大轰炸》

就是崔永元对该电影的爆料,崔永元虽然是因为《手机2》朝冯小刚开火的,但之前在网上爆料的阴阳合同,主要就是针对了《大轰炸》这个电影,其中范冰冰的合同就是电影《大轰炸》。

除此外他还爆料了范伟,而范伟也在电影《大轰炸》中。

崔永元曾经在微博上呼吁网友一起“抵制”《大轰炸》,称:“很难想象,这个欺骗并挥霍了十多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的项目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抵制!和我一起抵制!让正义还有一点点面子。”

根据崔永元的爆料,范冰冰曾和《大轰炸》签订表演合同:包括酬劳税后1000万人民币;范冰冰需要自带化妆,化妆师每月工资8万元,要求剧组安排专用的保姆车、房车,以及如果需要配合路演,则要为艺人和其助理提供五星级酒店住宿和酒店餐饮,如果不提供酒店餐饮,则按1500元一天提供补贴。

除了范冰冰外,崔永元还曝光了范伟500万人民币、黄圣依500万人民币、杨子500万人民币、李前宽300万人民币、车永莉194万人民币、Jim my200万美元、布鲁斯·威利斯500万美元、布劳迪100万美元的片酬。“你们号称穷嗖嗖的花了1.5亿拍电影,你们自己信吗?在快鹿账上,为此片付出的经费不少于15亿人民币。”

10月3日,范冰冰“偷税漏税”案尘埃落定。新华社报道,范冰冰在电影《大轰炸》剧组拍摄过程中实际取得片酬3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已经申报纳税,其余2000万元以拆分合同方式偷逃个人所得税618万元,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万元,合计730万元。

可在范冰冰认罚之后,崔永元依旧没有放过《大轰炸》。 当天下午,崔永元便晒出了电影《大轰炸》的宣传图,称“参加欺诈的目前已有一人受到处罚”,被网友解读为就是范冰冰。

10月9日,崔永元继续在微博发文,呼吁网友抵制即将上映的电影《大轰炸》。该微博显示“据说,(大轰炸)26号要上映了。很难想象,这个欺骗并挥霍了十多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的项目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抵制!和我一起抵制!让正义还有一点点面子。”

随后底下无数网友响应。

如今看样子是“呼吁”有效了,《大轰炸》因为崔永元的爆料而引起了社会的舆论,既然引发了舆论,相关部门就不得不采取措施。如果崔永元带领着网友一起抵制,并爆料该电影有问题,而广电和其他部门却继续视若无睹的让电影上映,势必会引起强烈的非议。肯定有网友会提到“娱乐圈并不是法外之地”,所以《大轰炸》取消上映,是必然的。

另外,新京报第一时间联系了《大轰炸》宣传方,对方称影片暂时取消上映计划,但并不等于放弃院线,“何时登陆院线,还在等通知”。

大轰炸取消上映是怎么回事

萧锋在微博po文称:“再多的事实都于事无补,再多的清白都难挡抹黑,再多的付出都难免决绝,是到放下的时候了。”同时他也向观众道歉,并直言“报应定会终归其位”。而此前,崔永元在微博曾数次对该片发起“攻击”,甚至呼吁网友对其进行抵制,称:“很难想象,这个欺骗并挥霍了十多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的项目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抵制!和我一起抵制!让正义还有一点点面子。”

电影《大轰炸》讲述“重庆大轰炸”时期中国军民乐观抗敌的故事,由萧锋执导,刘烨、布鲁斯·威利斯、宋承宪、陈伟霆、范伟、马苏、车永莉、吴刚、冯远征、张钧甯、耿乐等出演。影片最初计划于8月17日上映,后改档至10月26日“接近国际发行档期”,今日宣布取消上映。

《大轰炸》讲述了1938年2月到1944年12月,日本侵略者对重庆实施了六年零十个月的无差别轰炸期间,重庆市民向死而生、乐观坚强的抵抗精神以及年轻的中国飞行员与日本航空兵展开殊死激战,保家卫国血洒长空的英勇故事。由中国电影股份公司、原画(北京)影业、上影南国影业出品。

《大轰炸》也是典型的被资本裹挟而生死如浮萍的一部电影。传闻投资超6亿元,它被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视为金融产品,它被崔永元拿来开刀,陷入范冰冰“阴阳合同”的丑闻中,它甚至无法左右自己的上映时间,不断经历改档又撤档。

《大轰炸》影片宣传人员回应新闻记者:“只是取消10月26日的公映,具体原因及是否上映,我们不知道。”此外,当记者问及是否同步取消当日在北美的公映计划时,该宣传人员则表示:“没听说那边有变化。”

经此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但《大轰炸》充满动荡的“一生”,值得被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