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茂名热线网 -> 娱乐

为什么这部电影只拍了家庭琐事,却让无数人哭红眼眶?

时间:2019-01-15 13:25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电影   作者:山歌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9-01-15 10:45:51

今天,中教君想给大家推荐一部电影。

推荐这部电影的原因有4个:

1.这部片子仅花费了1500块,却让巩俐、周迅、陈坤力荐,让姚晨、周冬雨等主动力推,黄渤、赵薇甚至还为预告片献声。 2.导演没有经过正规的电影训练,也没有专业的电影手法,靠着对生活近乎直觉的捕捉,一举拿获了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奖。 3.豆瓣评分8.9分,被观众票选为2018“最期待华语独立佳作”。 4.他拍摄的对象和内容却只是——自己爸妈四年的日常生活。

这部电影,叫做《四个春天》。

有人说,看了这部电影,第一次有了不怕老、想变老的冲动。

因为哪怕老了,也还有那纯粹的温情赋予我们强大的力量,抵抗生活的风霜雨雪,见证时光的沧海桑田。

有人会说,这种家庭纪录片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生活琐事,和我们家的家庭录像也差不多,何必浪费钱去电影院看呢?

看了电影才知道,想简单了。

《四个春天》里的家,既让你熟悉,又让你惊叹。

都是你我家里的故事

《四个春天》不同在哪里?

为什么说《四个春天》不太一样呢?

——因为导演的父母是那种你认真去看,自然就会羡慕不已的人。

我们看过太多这样的电视场景:

空巢老人全部的生活热情,都放在等待孩子的归来。

当我们回到家,父母就喜上眉梢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当我们离开后,好像他们的生活就失去了光彩,进入下一轮对子女的等待。

但《四个春天》偏偏不。

导演陆庆屹的父母是两个退休十多年的空巢老人。

他们才没有选择枯坐家中,而是自己活成了一池春水。

他们说得最多的两句口头禅:好玩!安逸!

熏肠熏制出炉,“安逸”。

开春了上山采蕨菜,“好玩”。

虽然不富裕,但时时刻刻都享受着生活的乐趣。

结婚五十年了,互相为各自理发,不说情话,但眉宇之间,都是爱意。

他们的二人世界里,一刻也不得闲。

养鱼、浇花、唱歌、奏乐……

在厨房里跟着电视起舞,在楼道里跑圈锻炼身体。

不仅如此,从九十年代,他们就开始拍摄家庭录像了,父亲还在电脑上自学剪辑软件。

几十年来,父亲通过自学,已经会演奏二十来种乐器:小提琴、笛子、二胡、锯琴、电子琴……还有自制的不知名乐器。

文艺青年见的多了,这样的文艺老年你可见过?

各种风格的歌曲两位老人张口就来。

不是为了表演。

而是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

虽然称不上悦耳动人,也更谈不上专业,但依然能够感受到这种享受音乐的自在。

但电影也在这里渐渐变奏。

《四个春天》,并不是一家人一成不变地,年复一年地过着春节。

第二个春天,姐姐回来了。

在团聚的日子里,她唱歌,跳舞,在年夜饭上向父母敬酒,陪着父母去登山,踏青,扫墓,走亲访友。

她走到哪里,哪个平凡的角落就有了光。

然而就是这样猝不及防。

在第三个春天后,这束光熄灭了。

疾病偷袭了这个家庭,母亲手握佛珠彻夜难眠地祈祷,也没能留住姐姐。

生活终归是生活。

它不允许你只享受小确幸,却不经历波澜壮阔的生老病死。

在姐姐离世之后,父母生活里的欢歌笑语没有停息,但脸上多了一层阴翳。

从此,父母两人又多了一项活动——想念女儿。

逢年过节,吃饭会给姐姐添一副碗筷;想要播硬盘里的连续剧,却打开了姐姐的录像视频;在姐姐的坟前,种上一排辣椒——这样吃草的牛就不会过来捣乱了。

过完了年,又一个春天来了。

父母这次明显老了很多,两人再次收拾利索,去登山,去踏青。

但这一回,他们在女儿的坟前唱起了女儿喜欢唱的歌。

老了,记不住歌词了,但两位老人可爱依旧。

病痛给这个家留下了伤疤,但这个坎,终究会迈过去。

2016年,第四个春天来了。

是的,这就是《四个春天》里发生的事情,它拍了生活,却又让这种平淡超越了生活。

在偏僻中有热闹,在平淡中有不凡,在痛苦中有释然。

这个家庭对生活里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认真相待,把生活本身,当成了一门艺术。也就是这一点,击中大众的痛点:

父亲看到燕子,脸上总会洋溢出笑容。

“燕子又来了哦……”

他们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攫取美的机会。

从大自然中。

从过往艰难的岁月中。

也从日新月异的科技中。

父亲学会了网购,

买了蜂箱来养蜜蜂。

父母互发的语音,

母亲感到难为情,

两人笑得前仰后合。

就连一朵蒲公英,

他们也绝不会浪费——

那种兴致勃勃,像孩子点燃一支烟花的样子。

要说《四个春天》有什么不一样?中教君觉得,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当下罕见的、看待自己家庭的方式。

没有哀叹,亦没有悲悯。

这部电影,

于置身家庭中的我们有什么启发呢

其实,在看电影、看上一代生活的过程中,我们也能从中看到自己,看到我们的生活。

电影之所以让我们共鸣、让我们有感触,是因为电影在教我们如何面对生活、如何表达与接受爱。

在家庭中,我们既是子女,可能也已为人父母。在家庭中,我们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人生态度与爱人、与父母、与孩子、与自己相处?值得我们去思考。

01

我们可以把生活

过成诗意本身

这个家和所有的小镇家庭一样,堆满了东西,有些破旧了但温馨。

父亲在写春联,拉二胡,吹竹笛;母亲在熏香肠,在厨房跳扇子舞,在后院摘金银花,在客厅摆好鸡鸭鱼肉、甜烧白、腊味若干、莴笋木耳。他们在等儿女归家过年。

“哎呦,太安逸了”,是父母挂在嘴边的土话。

最穷苦的时候,父母都要拾掇花园。或许他们都没有听过这些年流行的“生活的仪式感”,但院子种有柏树、桂花树、花椒树,天台有月季、蒲公英、迎春花。

他们谈论风起,算着四季,为燕子归巢和离去雀跃或失落。

他们敬畏天地,口头总挂着“山上都是宝”,“比我们要懂得感恩”。

他们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后代。母亲因为穷,早早辍学了,结婚时,哪怕两人还饿着肚子,也要把仅存的一点工资,拿去拍结婚照。

他们不去思考艺术是什么,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

生活的美,不是小资的小情小调,而是日常琐碎里,每一刻对生活最本真的坚持和表达。

02

从不互相埋怨

生活不易却也有浪漫

母亲天生暴脾气,不服输。恋爱时,别人嘲笑父亲连一双好鞋都没有,她大哭一场,用了三天时间,给父亲做了一双普通人要做半个月的千层底鞋。

“母亲18岁那年,父亲写信给母亲:一切都准备好了,等待你的同意。”

电影里,观众看到的更多是导演父母乐乐呵呵的样子,并不知道两位老人曾经家徒四壁,结婚后欠的债到1995年才还完。

1998年,父母借钱盖了一栋房子,花了半年多。但是一年后,一场大火把一切都焚烧殆尽。那天正好母亲不在家,父亲对着焦黑的屋子,手足无措,欲哭无泪。

但导演父亲在那片废墟里做了一个选择:翻出了背部烧黑的小提琴,呜咽着拉了一曲。

而母亲第二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上楼去抢救照片。

他们从不互相埋怨对方,他们只是留恋着岁月,用钝感去化解命运锐利的刺痛。

母亲迷信,或凑钱买蛇药,或被忽悠养兔子,父亲看破不说破,奉陪到底。他会给母亲下载韩剧,两人会在停电的夜晚面对面聊微信,聊得哈哈大笑,会相互剃头染发、也会在儿女起哄下配合喝交杯酒。

导演说起一个没有被电影展示出来的细节:“有一次,母亲唱山歌去了,当晚住在别人家,父亲在那坐立不安的等,听见开门的声音就迎过去,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妈就乐了。父亲才发现我在旁边,脸就羞红了,进房间去躲着,像小孩。”

大多数时候,父亲在房间唱行军歌,母亲踩着缝纫机。他们一生的时光仿佛浓缩在这一刻,沉浸在一种浪漫又务实的氛围中,闪着光。

世界太纷扰,我们总在喊着“不相信爱情”了,却忘了父母辈这种浪漫又务实的片刻,才是平凡生活底色上,令人心安的闪光。

3

生活本身就是不断告别

留下的人还需要继续生活

谁都没料到,头年还在餐桌上逗父母乐,陪一家人游山玩水的姐姐,没多久便一病不起,迅速凋萎。

姐姐走后,导演陆庆屹哭晕了过去。醒来时,他的哥哥扶着他,母亲问,“你是要继续拍,还是拿一个花圈?”陆庆屹想了想,决定继续拍。

他说:“我姐姐离开独山已经三十多年了,可是那日,她的发小来了,很多邻居都来了,唱孝歌的那两位老人,走了几十里山路过来,我们给钱他们也不要。我想拍下送别她的场景,这都是人们的情义。”

生活,还是要继续。

这些看似朴实、看似简单的生活方式,诠释着上一代的爱情观与生活观,让人沉思,也让我们久久难忘。

本文编辑 | 郭可畅

责任编辑 | 郭可畅

文章来源 |

Sir电影《没有章宇黄渤,我差点错过这部国产8.9》

国馆《黄渤为他发声、巩俐难得点赞,这个男人四年只花1500块陪父母,却看哭千万中国人》